• <tbody id="p9jf6"></tbody>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編號:(蘇)-非經營性-2021-0204  EN
    您的位置 :  首頁  >  文獻資料 > 乳腺結節治療
    微波消融治療乳腺囊腫的可行性研究
    來源: 發布時間:2022-06-20 點擊量: 937

    [摘 要]目的:評估微波消融(microwave ablation,MWA)治療乳腺囊腫的可行性及療效。方法:在局部麻醉超聲(ultra? sound,US)引導下對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22 例患者共25 個乳腺囊腫病灶進行MWA 治療,MWA 術后分別于3、6、12、24 個月對患者行體格檢查和乳腺超聲檢查隨訪,同時對美容效果進行評估。結果:22 例患者均順利完成手術,治療過程中未出現明顯不良反應。在MWA 術后的3、6、12、24 個月進行乳腺超聲隨訪。1 例患者在研究期間失訪。術后6、12 個月分別有1 例患者局部復發。95.83%的患者獲得較好的美容評級。結論:MWA 是治療乳腺囊腫的一種可行方法,具有一定的臨床應用價值,值得進一步研究。

    [關鍵詞] 超聲引導;乳腺囊腫;微波消融;可行性研究

    乳腺囊腫是30~50 歲女性最常見的乳腺疾病之一[1],由于乳腺導管高度擴張而形成。其機制往往是激素水平失調導致乳腺導管上皮過度增生、伸長、折疊,上皮細胞在復舊過程中脫落,分泌物排出障礙而進一步形成囊腫[2]。絕大多數乳腺囊腫患者不伴有臨床癥狀,部分患者伴有乳房脹痛及可觸及的腫塊。對于無癥狀的乳腺囊腫患者,通常建議定期隨訪[3]。存在明顯疼痛癥狀、囊腫局部感染史及造成心理壓力的患者往往需要臨床干預。通常干預方法包括穿刺抽吸,硬化劑注射,開放手術或微創旋切手術等,且各具優缺點。本課題組多年來探索微波消融(microwave ablation,MWA)在乳腺良惡性腫瘤治療中的應用價值,本研究嘗試將MWA 的方法應用于乳腺囊腫的治療,現報告如下。

    1 對象和方法

    1.1 對象

    選擇2016 年5 月—2018 年10 月在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乳腺疾病診療中心就診的乳腺囊腫患者22 例,共25 個囊腫病灶進行MWA 治療,其中單發病例19 例,多發病例3 例(表1)。所有患者均為女性,年齡37~52 歲,囊腫直徑18~46 mm。該研究經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倫理委員會批準,所有參與研究的患者均簽署書面知情同意書。

    本研究的納入標準:①體格檢查及超聲檢查確診的乳腺囊腫患者;②病灶最大徑<5 cm;③伴隨腫脹疼痛或曾有囊腫感染史;④為防止皮膚及肌肉灼傷,選擇距皮膚和胸大肌至少0.5 cm 距離的囊腫。排除標準如下:①囊腫伴實性成分,不能排除伴隨其他病變可能者;②超聲檢查提示乳腺腫塊 BI?RADS評分≥4,存在惡性可能者;③孕期及哺乳期患者;④有乳房植入物患者。

    1.1 方法

    1.1.1 微波消融方法

    超聲定位標記后,常規消毒,1%利多卡因局部浸潤麻醉,并在腫塊局部皮下及乳房后間隙注射少量生理鹽水以減少熱刺激損傷[4-5]。使用南京億高公司生產的ECO100 型號微波腫瘤治療儀,以微波刀(14 G)進行治療。微波頻率2 450 MHz,輸出功率40 W。在超聲的實時監控下對囊腫壁進行多靶點分段滅活(圖1)。每個囊腫的消融部位數量及時間取決于其大小。當超聲圖像顯示無回聲消失,代替以高回聲伴邊界不均勻回聲,后方聲影減弱則完成消融治療,治療結束后患者門診觀察30 min,無明顯不適方可離開。

    1.png

    1.1.1 隨訪評估方法

    分別于治療后的3、6、12、24 個月對患者進行乳腺體格檢查和超聲檢查評估原病灶局部情況,是否存在局部復發。最終療效評估以12 個月隨訪結果為準。療效評估標準:治愈,囊腫完全消失或囊腫容積縮小≥90%;有效,超聲復查囊腫容積縮小≥50%;無效,超聲復查囊腫容積縮小<50%或無變化。由2 名外科醫生記錄囊腫治療的美容效果。美容效果分級參照意大利托韋爾加塔綜合醫院附屬消融介入治療部Ito 等[6]于2009 年制定的評級標準進行記錄:1 級,出色的美容效果,沒有乳腺皮膚紋理或色素沉著的變化;2 級,美容效果佳,乳腺皮膚紋理略有變化或色素沉著變化較輕;3 級,可接受的美容效果,中度的乳腺皮膚紋理變化或色素沉著變化;4 級,美容效果差,乳腺皮膚紋理明顯變化或色素沉著變化。

    2 結 果

    22 例患者均在局麻下完成MWA 治療,消融部位2~8 個,消融平均持續時間(190.0±64.4)s(40~300 s)。除1 例患者術中出現中度疼痛,導致治療暫時終止, 補充利多卡因局部麻醉后按預先計劃完成治療外, 其他患者術中均未出現明顯不適。術后所有病例未出現皮膚及胸大肌灼傷、皮膚淤血、表皮凹陷等并發癥。

    隨訪采用體格檢查和乳腺超聲檢查評價治療效果,包括消融前后的囊腫范圍,是否完成消融,是否存在復發跡象。所有囊腫術前超聲檢查中顯示無回聲腫塊,與周圍正常乳腺組織之間存在清晰邊界。完成消融的典型病例的超聲圖像(圖2):原病 灶區域代替以高回聲或/和混合回聲伴邊界不均勻回聲,腫塊后方聲影減弱。其術后3 個月隨訪超聲檢查可見特征性消融區,包括中心低回聲區、周圍高回聲區和消融區邊緣的不均低回聲區。術后6 個月的超聲圖像特征與3 個月基本相似,消融區中央回聲與周圍正常組織相似,邊緣回聲明顯模糊不清。術后12 個月及24 個月,超聲顯示原囊腫區域均勻回聲,與周圍正常乳腺組織相同。術后 24 個月的隨訪期間,1 例患者失訪。余21 例患者共24 個囊腫,分別在MWA 術后3、6、12、24 個月進行隨訪,所有病例均完成消融(表1)。12 個月隨訪時24 個病灶治療后治愈18 個(75.0%,18/24),有效22/24(91.7%),無效2/24(8.3%)。2 例分別于術后6 個月、12 個月隨訪時發現復發。復發囊腫超聲檢查圖像以本研究1 例6 個月復發囊腫患者為例,此囊腫MWA 治療時長150 s。隨訪3 個月時,超聲檢查顯示異質不均勻回聲代替了原有低回聲。術后6 個月發現原病灶處出現一無回聲區,并在術后12個月進一步擴大。復發囊腫的形態特征與原囊腫不同,表現為多個小囊腫融合趨勢。圖3 顯示此術后復發病例的B 超隨訪情況。所有病例在隨訪期間均未發現皮膚淤斑、局部腫塊或表面凹陷等情況。MWA 術后 12 個月隨訪中,美容效果評級被評為1 級21 個囊腫,2 級2 個囊腫,3 級1 個囊腫。MWA 在95.83%的患者中獲得了美容效果2 級以上的評價。隨訪24 個月,患者均對美容效果表示滿意。

    2.png

    3.png

    3 討 論

    根據美國醫學科學委員會“Medicine’s Choos? ing Wisely”運動的建議,本課題組對囊腫治療的適應證進行嚴格控制,所有病例均符合治療適應證并良好耐受MWA 治療,完成消融率達到100%。乳腺囊腫傳統治療方法為手術、針刺抽吸和藥物。近些年也涌現一些其他探索性治療方法如定點透皮縫合療法[7],經皮乙醇硬化療法和微創旋切手術治療。開放手術可以完整切除囊壁,根治病灶復發率低,但手術創傷較大,美容效果差[8]。針刺抽吸治療療效差,術后易復發。藥物治療只能暫時緩解臨床癥狀[9],無法根治囊腫。定點透皮縫合療法只適合體積小的囊腫,且術后易復發。經皮乙醇硬化療法易造成患者疼痛及過敏反應[10]。超聲引導下微創旋切手術可以切除囊壁,術后瘢痕小,但價格高昂, 術后易形成血腫[11]。本研究小組多年來致力于物理療法在乳腺疾病中的應用研究,報道了運用MWA 治療乳腺癌的成功經驗[5],同樣也證實MWA是治療乳腺纖維腺瘤的一種有效方法[4]。所以,在既往經驗的基礎上,我們研究探索物理療法在乳腺囊腫治療中的可行性及療效。


    4.png

    目前物理療法主要包括:氬氦刀靶向治療、激光治療、射頻熱凝治療、電穿孔治療、賽博刀治療等物理治療技術。熱消融治療作為其中一種有效的物理治療方法,主要包括 MWA 和射頻消融(radio? frequency ablation,RFA),近些年來因其在腫瘤治療方面的優勢,越來越多地被運用于臨床治療,如肝臟腫瘤、肺腫瘤、腎腫瘤等[10]。相較于其他熱消融方法,MWA 操作簡便、熱效率更高、治療時間短、安全性更好[12]。本研究根據微波刀的作用半徑對囊壁進行分段多靶點消融,可以破壞整個囊壁結構, 高溫破壞作用可以使囊壁細胞失活。25個入組的乳腺囊腫全部完成了消融。每個囊腫的消融部位數量取決于其大小。例如囊腫最大直徑≤20 mm,設置 2~3個消融目標部位,針對20~40 mm囊腫,設置4~6個消融目標部位,針對40~50 mm 囊腫,設置7~8個消融目標部位。MWA 后囊腫復發率8%,較細針穿刺抽吸(58%~80%)具有明顯優勢[13-14]。MWA術后21例均未出現局部淤血、皮膚及胸大肌燙傷,其中2 例患者局部仍可觸及縮小的腫塊,對美容效果比較滿意,評分 2 級,另 1 例因術后病灶局部乳腺組織較硬,皮膚紋理發生變化,對美容效果一般滿意,評分 3 級,總體而言MWA 美容效果明顯優于開放手術。術中無出血、血腫形成等微創旋切手術的常見并發癥。除1例患者術中出現中度疼痛外,其余患者未主訴明顯疼痛,考慮與操作醫生的麻醉及操作技術有關。本研究中,所有MWA 均由1位有8年乳腺介入治療經驗的醫生在護士協助下完成。值得一提的是,術后消融區的變化與之前本課題組MWA 乳腺纖維瘤的研究相似[15]。直到術后6~12個月,消融區的邊緣才逐漸模糊,與周邊正常乳腺組織融合。MWA 術后3個月,囊腫原發灶位置局部組織質地稍硬,術后12個月完全恢復正常。因此,在治療前有必要提前告知患者可能出現的情況,緩解患者可能的心理負擔,并簽署知情同意書。

    總之,研究結果證明MWA是一種可行且有一定優勢的治療乳腺囊腫的方式。當然本研究存在一定局限性:雖然結果令人鼓舞,但需要更大的樣本量和多中心的研究進一步驗證;另外,隨訪時間相對較短。

    [參考文獻]

    [1]MANNELLO F,TONTI G A,PAPA S. Human gross cyst breast disease and cystic fluid:bio? molecular,morpholo? gical,and clinical studies[J]. Breast Cancer Res Treat, 2006,97(2):115-129

    [2]李偉蘭,陳彩云,羅  櫻,等. 超聲引導穿刺抽液聯合不同硬化劑治療單純性乳腺囊腫的應用[J]. 中國醫學影像學雜志,2016,24(12):903-905

    [3]栗翠英,鞏海燕,凌立君,等. 超聲造影聯合常規超聲檢查在乳腺病變中的診斷價值[J]. 南京醫科大學學報

    (自然科學版),2018,38(12):1800-1805

    [4]ZHOU W,WANG R,LIU X,et al. Ultrasound ? guided

    [8]蔡達秋,張加裕,王強,等. 學齡兒童眼軸長度與發育狀態及屈光參數相關分析[J]. 中國實用眼科雜志, 2015,33(z1):52-55

    [9]JIVRAJKA R,SHAMMAS M C,BOENZI T,et al. Vari? ability of axial length,anterior chamber depth,and lens thickness in the cataractous eye[J]. J Cataract Refract Surg,2008,34(2):289-294

    [10]OSUOBENI E P. Ocular components values and their intercorrelations in Saudi Arabians[J]. Ophthalmic Physi? ol Opt,1999,19(6):489-497

    [11]SU D H,WONG T Y,FOSTER P J,et al. Central corneal thickness and its associations with ocular and systemic factors:the Singapore Malay eye study[J]. Am J Ophthal? mol,2009,147(4):709-716.e1

    [12]HOSNY M,ALIO J L,CLARAMONTE P,et al. Relation? ship between anterior chamber depth,refractive state,cor? neal diameter,and axial length[J]. J Refract Surg,2000, 16(3):336-340

    [13]殷曉棠,陳由源,劉麗萍. 青少年近視眼屈光結構各要素的測定分析[J]. 眼科,1999,8(2):74-79

    [14]謝  靜,馮運紅,金守梅,等. 先天性近視兒童的屈光參數變化規律與近視度數的相關性[J]. 醫學臨床研究, 2015,32(3):474-477

    [15]霍豫星,丁 華. 近視眼眼軸長度、前房深度及晶狀體厚度的測量分析[J]. 眼科新進展,2006,26(9):696-697

    [16]GARNER L F,STEWART A W,OWENS H,et al. The Nepal longitudinal study:biometric characteristics of de? veloping eyes[J]. Optom Vis Sci,2006,83(5):274-280

    [17]BESHARATI M R,SHOJA M R,MANAVIAT MR,et al. Corneal topographic changes in healthy siblings of patients with keratoconus[J]. Int J Ophthalmol,2010,3(1):73- 75

    [18]MUTTI D O,MITCHELL G L,JONES L A,et al. Axial growth and changes in lenticular and corneal power during emmetropization in infants[J]. Invest Ophthalmol Vis Sci,2005,46(9):3074-3080

    [19]SHIH Y F,CHIANG T H,LIN L L. Lens thickness changes among schoolchildren in Taiwan[J].Invest Ophthalmol Vis Sci,2009,50(6):2637-2644

    [20]GROSVENOR T,SCOTT R. Role of the axial length/cor? neal radius ratio in determining the refractive state of the eye[J]. Optom Vis Sci,1994,71(9):573-579

    [21]LLORENTE L,BARBERO S,CANO D,et al. Myopic ver? sus hyperopic eyes:axial length,corneal shape and opti? cal aberrations[J]. J Vis,2004,4(4):288-298

    關閉
    關閉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影院